林芝林芝地局门户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大利好 18家上市公司成功入选2019国家医保谈判目录


文章作者:www.homyland3s.com 发布时间:2020-03-08 点击:1854



原始标题:巨大的利益!18家上市公司成功入选2019年全国健康保险谈判目录,去年入围的单个品种销售样本量增加了1000倍,事关国计民生!

2019年国家健康保险谈判目录终于在11月28日正式发布。

150个谈判品种中有91个谈判成功,从18家上市公司中选出24种创新药物和独家品种。

恒瑞药业和天士力是最大的赢家,在选择的西药和中成药数量上位居榜首。

业内人士指出,被纳入国家健康保险谈判目录对创新药物的快速发布具有显着的催化作用。

从2018年谈判成功的品种销售情况来看,2019年郑达天晴的安卓替尼谈判价格下降了45%,销售样本量(样本医院销量,下同)同比增长1188倍;强生公司的伊维替尼协议价格下降65%,2019年销售样本量同比增长180倍。

中国证券报(ID: XHSZZB)记者采访了许多医药公司老板、行业专家和基金经理,他们都表示,在未来十年,临床急需的创新药物预计将保持每年25%的收入增长率。

值得注意的是,只有灰姑娘生物的灰姑娘注射液最终成功进入了之前广为流传的四种网上红色抗癌药物PD-1的保健谈判名单,这反映了国家卫生局对网上红色PD-1的谨慎态度。从91个谈判品种中选出18家上市公司的24个品种。

恒瑞制药和天士利各选三个品种,怡凡制药和康源制药各选两个品种,其余公司各选一个品种。

列入目录的国内制药公司还包括郑达天庆、神威制药、西姆塞勒等一批行业领军企业。

Source:来自中国证券杂志记者

Foreign Enterprises的统计数据也占了这份名单的一半,如吉列、阿斯利康、罗氏、赛诺菲、诺华、辉瑞、梅尔卡多等世界制药巨头,以及许多品种。

从清单上的品种和制造商来看,有两个标志。

首先,本地制药公司提高了创新能力和进口替代速度。

其次,外国制药巨头已经增加了他们自愿降价的意愿,以便挤进中国市场。这次谈判中一些品种的价格基本上是世界上最低的。

创新药物加速进入医疗保险

谈判名单中的大多数当地制药公司都是创新药物或独家品种。以前,创新药物很难进入医疗保险目录、医院和医生处方。国家健康保险局成立后,这种情况得到了扭转,创新药物正在加速进入健康保险目录。

中国证券报(ID: XHSZZB)记者采访了许多医药公司老板、行业专家和基金经理,他们都表示,在未来十年,临床急需的创新药物预计将保持每年25%的收入增长率。

医疗保险在短时间内对药物的释放有很大的催化作用。它还可以帮助原来的研究工厂快速收回成本,然后继续投资研发。

根据2017年医疗保险议价品种销售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只有灰姑娘生物的灰姑娘注射液最终成功进入了之前广为流传的四种网上红色抗癌药物PD-1的保健谈判名单,这反映了国家卫生局对网上红色PD-1的谨慎态度。从91个谈判品种中选出18家上市公司的24个品种。

李欣泰的alisartan medoxomil平板电脑的议价价格下降了31%,2018年的销售样本量同比增长了一倍。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的销售样本量增加了4倍。

2018年微核心生物的儿童酰胺薄膜谈判价格下降30%,销售样品量同比增长6.55倍。2019年销售样本量增加

创新药物加快了它们进入健康保险的速度,主要得益于目前健康保险目录的调整。本轮健康保险目录发布于2019年8月,距离2017年版健康保险目录仅两年时间,而2017年版健康保险目录距离上一版已近八年。医疗保险目录调整的频率明显加快,反映了中国医疗改革政策对创新药物的支持。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创新药物有望享受医疗保险目录调整带来的政策红利,实现快速增长。

幕后故事:艰难的谈判

国家健康保险局的内部人士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这是一场艰难的谈判,有大量的品种,大量的国内外制药公司,价格大幅下跌。因此,在谈判的第一天,一半的品种无法解决。这也从侧面表明,独家品种的议价能力确实相当强。

数据显示2016年只有3个品种参与医疗保险谈判准入部分,2017年有36个品种,2018年有17个品种,谈判准入部分有150个品种。

2019年8月20日,新版《国家健康保险常规目录》发布。新版《国家健康保险目录》调整是国家健康保险局成立以来的首次全面调整,也是自2000年第一版《药品目录》使用以来对所有药品的全面分类。新版本的健康保险目录分为两部分:定期入院和协商入院。与传统准入部分的调整相比,谈判准入部分更受市场期待。谈判准入主要针对独家或专利高价药品。谈判成功后,这些药物将被列入国家健康保险b类名单。

在过去的20年里,医疗保险作为中国医药市场最大的支付方,已经占据了国内医药市场的70%。本轮医疗保健谈判的准备工作于8月份开始。8月20日,国家健康保险局宣布了128个谈判品种后,立即在8月31日召开了与谈判品种制造商的沟通会议,征求他们的谈判意愿。

9月初,国家健康保险局召集临床专家,根据不同的作用机制对谈判的品种进行分类,并对相似产品进行比较,确定创新药物的评分规则,总分15分,从产品临床疗效和患者利益两个维度进行评分。从分数来看,大多数品种的分数都在10分左右。这表明药品创新的整体水平不高。

9月底,国家健康保险局开始接收有意谈判的公司寄来的光盘和材料,包括产品的市场价格、捐赠药品的价格、销售数据、基本药品数据、适应症、对健康保险基金预算的影响分析等。而最重要的价格由家公司支付。

国家健康保险局对如何确定最低价格非常谨慎。为此,它就不同的计算方法征求了两组专家的意见。

9月底,国家健康保险局召集了39名药物经济学专家进行讨论。除了一名组长和两名副组长之外,39名专家留下了36名专家,每个专家被分配到4个品种进行药物经济学计算,每个品种都制定了合理的谈判价格。

10月17日,国家健康保险局召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1位专家,他们都是健康保险基金的计量和管理专家,在实践中更有经验。根据每个品种的指标,关注这些品种对参保人数和基金影响的变化,然后计算每个品种的议价价格。

10月底,每个测量专家将为每个被测品种写一份约5000字的产品分析报告。然而,国家健康保险局最终根据不同的谈判价格给出了一个中间价格

下一条: 雷锋生前战友张峻去世 倒在宣讲雷锋精神讲台上